• <track id="zjkem"><ins id="zjkem"><progress id="zjkem"></progress></ins></track>
      1. <b id="zjkem"></b>

        <u id="zjkem"></u>

       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,您可以選擇訪問: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

        保山搜索

       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

        兒時那些“年”(陳年舊事)

        2024-02-19 15:23 保山日報

        寒冬臘月,老家干癟到了極致,宛如一卷皺巴巴的黑白畫在龍川江岸被拉扯開來。教室的小孩們眼睜睜盯著文具盒里的彩色蠟筆頭,卻無法為畫卷涂抹上丁點色彩。原本,墻角的老梅樹是冬日里最后的倔強,曾幾次發現它的花骨朵蠢蠢欲動,卻又像是有所期待而收斂了回去,想必它也和我一樣,憧憬著年快些到來吧!

        一天天掰著手指頭數著日子,終于捱到了放假。放假那天,孩子們生怕學校會反悔似的,頭不敢回地沖出教室,跨過校門,一個個就像逃離圈欄的小雞仔、小牛犢一樣,搖頭甩尾,奔放開來。

        在寒冷的假期早晨,能躲在溫暖的被窩里恣意睡懶覺,是件極其幸福的事情。然而,母親一年四季總是忙碌不停,就算我們放了長假,她也依然如往常一樣不肯歇息半天。

        天剛蒙蒙亮,母親便像往常一樣起床開始忙碌。在鐵皮水桶的咣當聲中,我和弟弟妹妹也相繼醒來。母親挑滿水缸后,便開始劈柴燒火做飯,半生半干的柴火燒出的濃煙從灶房的籬笆里鉆出來,穿過堂屋木板的裂縫,最后鉆進了我們的被窩,這濃煙把弟弟、妹妹和我熏得像是三只躁動不安的小麻雀,嘰嘰喳喳叫個不停。

        在我們每天的玩樂聲中,大人們也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起其他年貨,年味日漸濃厚。

        購置年貨的那些日子,供銷社和代銷鋪變得空前熱鬧,平日里冷冷清清的小街子也變得熙熙攘攘。燈籠、掛歷、門神、對聯都是必不可少的。不一會兒,背籃里便裝滿了油鹽醬醋茶和花花綠綠的糖果,仿佛平日里家里都不放鹽巴味精,不喝茶,也不吃糖果似的;又好像一到過年,大人們都變得像村頭的萬元戶一般有錢來著。

        小孩子們緊緊跟在父母身后,眼巴巴地盯著找回來的零錢。大人們也變得慷慨大方,不再為了一毛兩毛錢而斤斤計較,仿佛只有過年的時候,孩子們才像是親生的。一拿到錢,孩子們便跟土行孫遁地般沒了影蹤。像我和弟弟這樣的男孩子,定然是要出現在鞭炮攤、玩具刀槍攤前的,而像妹妹那樣的女孩子,回來的時候零錢恐怕已經變成了紅紅綠綠的頭花、亮晶晶的小鏡子,或許還有漂亮的手帕和五顏六色的橡皮筋。我不清楚,因為我不是女孩子,我只知道,年味隨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四處彌漫開來。

        想來是光顧著享受和小伙伴們用鞭炮把村子上上下下,前后左右炸得雞犬不寧的時光,我差點就忘記母親承諾在過年要給我買一雙白生生的膠鞋,就是臟后可以用粉筆涂白,洗后要用衛生紙包裹起來曬的那種,我更是打算用它來搭配那套新套裝,那是放假前請老家唯一到縣城學習過縫紉技術的女裁縫定做的。雖然衣服穿起來有些許寬大,有點小風衣的感覺,但我一點也不在乎,因為大家都說合身,我就感覺合身了,說帥我就認為帥了,反正小時候穿新衣服原本就是為了聽別人說好看的。

        我纏著母親說白膠鞋搭配青綠色的新衣裳最好看了,磨不過我的母親最終還是同意帶我到供銷社買鞋子。弟弟定然是甩不掉跟了去的,只是適合弟弟腳尺碼的鞋子已售罄,在試了幾次跟我一樣大小尺碼的鞋后,弟弟堅信他穿起來也合適,死活不肯脫下,母親終究拗不過他而妥協了。新鞋子弟弟最初也穿了一兩天,只是腳在里面如同劃船一樣晃來晃去,玩耍時根本追不上小伙伴,更是在被絆倒幾次后,氣鼓鼓地把鞋子丟得老遠,這倒是讓我白撿了一雙鞋子。當然,這都是新年后的事情了。

        買了新鞋子回家,我便兌現答應母親的條件——乖乖洗澡。母親燒了滿滿兩鐵鍋水,在廊客下陽光直射的角落,用草席圍起三個大盆作為我們洗澡的浴池。一番大呼小叫的洗刷刷后,整個人都感覺輕松了許多,弟弟說怕是輕了十斤。我瞥了一眼洗澡水,感覺上次洗澡應該是夏天在水溝玩水,被母親用細棍子追趕起來的那次,最遲也是秋老虎肆虐,燥熱難忍時在大塘子洗澡的那次了吧。趁著我們在洗澡,母親把床鋪上墊的蓋的通通洗了個遍,把整個院子晾曬得花花白白、紅紅綠綠的,引得弟弟和妹妹在其間相互追逐,穿來梭去,咯咯咯笑不停。一下子院子里香皂味、太陽味、家的味道、年的味道交織在一起,濃烈得讓人分辨不清。就這樣,在清清爽爽、花花綠綠中,年味愈發形象生動起來。

        大年三十的前兩天晚上,遠嫁其他寨子的老孃來家里與母親講心事,并約好第二天兩家共同舂粑粑。那些年,老家人的生活總是離不了碓。即使是父輩剛分家時,家里條件極為窘迫,人住的、禽畜的圈、擺放農具家什的雜物間,房屋都顯得十分緊湊,但仍在西廂房的偏隅留出了碓坊,四周用竹籬笆圍起一圈,把雞鴨鵝擋在外,便架起了碓。平時,碓主要用來舂那些做豬食的山藥蛋和洋芋疙瘩,而到了年前,寨子里舂粑粑的聲音便會接連響起。在我家灶房里,母親也不例外,她將兩口鐵鍋里的大木蒸籠燒得熱氣騰騰,水汽氤氳,糯米香味撲鼻。不一會兒,碓聲就打破了村子的寧靜,先是一家跟著一家,接著是一片連著一片,舂碓聲就像接力比賽一樣響徹老家上空。從日升到月落,在這此起彼伏的“嘀咯咚”的舂粑粑聲中,老家人們開始準備過大年了。

        人間有味是清歡,是團聚。盼望著、叨念著,年夜飯前夕,遠在他鄉當公安的父親履行好守護一方平安的職責后,騎了不知多少里山路的自行車,終于趕回家來守護我們。吃完年夜飯,燃放完父親帶給我們的鞭炮,再往嘴里填塞些父親帶回家的糖果,弟弟妹妹和我便依偎在父親身邊,坐在火塘上方寬大的木凳上,信誓旦旦地要一起守歲。然而不知何時,我們卻在美夢中熟睡了去。在安靜的午夜里,爆竹聲聲響起,煙花絢爛綻放。這一刻,家的溫暖和幸福將我們緊緊包圍。(趙朝瑞)

        責任編輯:錢秀英 編輯:段紹飛

  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国产亚洲无线码在线了_亚洲精品第一国产综合精品99_天天av天天翘天天综合网_亚洲一级毛片视频在线观看